横河评论中印关系的历史和现状

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最近一段时间,中印边境地区局势有些紧张,温家宝和印度总理辛格也举行会谈,当然谈到了两国之间的关系,也和边境上的紧张形势有一定关系。今天就和大家来讨论一下中印关系方面,特别是中印关系方面最近还牵涉到了达赖喇嘛访问这个有争议地区的问题。

中印关系是历史上;特别是边境关系是历史上造成的,比较错综复杂。其中边境线上“麦克马洪线”的问题,只是其中的一部份。中印同属于亚洲,又被喜马拉雅山分开了。这两个国家同样都是人口众多,而且最近这些年都有些发展,发展的途径也有不同。中国基本是以吸引大量的投资,成为世界加工厂,大量生产;而印度整个发展的过程和趋势和中国大陆有所不同,在高技术领域方面,特别是在信息产业方面有比较独特的地方,还有软件外加工这方面。

在历史上,我觉得中印纠纷在边境交战之前,其实牵涉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谁是“第三世界”领袖的问题。在中国大陆我们都知道,课文里也有,各种宣传工具也都这样说的:1955年在万隆会议的时候,有当时的总理周恩来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认为这是中共的一大创造,当时对美苏的两大阵营之间的争霸是个沉重的打击。虽然没有这样直接说,但是在很多宣传和文章里面,暗指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树立了中国在第三世界的领袖地位。

但是中共宣传没有谈到的,就是在大家都接受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这种说法之后没有多久,中共就大举对东南亚输出革命,当时各个国家都起来反对中共,而使中共政权当时处于一个极端孤立的状态。其实第三世界的运动,在当时和后来真正有影响力的根本就不是什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而是印度总理尼赫鲁提出的“不结盟运动”。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一直是中共在倡导。它最先提出来的时候,是和印度签订的一个条约,在签订条约的时候,在条约里第一次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放到了国际文件里面。所以也有一种说法:中国和印度两国同时共同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本上是中共一直在倡导,它并没有成为一个国际共识。只是在和中共签订有关条约的国家,在签订协定和条约的时候附和中方的说法。

在55年万隆会议的时候,实际上很多与会的国家就表达了这种担心:说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连这个名字的提法都是共产党的。如果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真的被万隆会议,或者是大多数的参与国家接受了的话,万隆会议就不需要再拿出一个处理各个国家关系原则的“十项原则”了。

当然中共宣称这个宣言是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达成的。其实我们要比较一下的话可以看出,这两者之间差别非常大。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里面它讲到的是“互相尊重领土主权、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这五项原则。

但是在万隆会议达成的,关于促进世界和平与合作宣言里面提出“国家关系十项原则”,第一条就是“尊重基本人权、尊重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不要小看这条,这是个原则的差别。

我们现在看到,人权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特别是当捷克总统哈维尔提出来“人权高于主权”的时候,其实人权就变成了20世纪后期和21世纪的时候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而这个原则又是在联合国人权宣言发表以后,被联合国采纳的。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里面,最重要的是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人权和联合国宪章。

另外在万隆会议通过的国家关系的十项原则里面,还有一些是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里面没有提到的。其中包括“承认一切种族的平等、承认一切大小国家的平等”,还有“尊重每一个国家按照联合国宪章单独或集体的进行自己的权利”。

最重要的一条,我认为是第六条“不使用集体防御的安排,来为任何一个大国的特殊利益服务,任何国家不对其它国家施加压力”。这一条实际上是不结盟国家的原则。所以严格的说万隆会议并不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成功,而是“不结盟国家政策”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当然在最后它还谈到了“尊重正义和国际义务”。

这些差别的地方其实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有类似之处: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主要原则确实在“国家关系的十项原则”提到了,但是有类似并不表明有继承的关系,其实重点是看差别是在什幺地方?正像我刚才讲的,这些包括“人权”,包括“不结盟”的原则,都是重要的差别,事实上这也就是国家关系十项原则为什幺要提出来。就是因为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里面缺少了这些最最重要的原则。

尽管在55年的时候,周恩来在万隆会议上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但是这个原则并没有实行,从来就没有严格的实行过。这个原则最早的时候,是和在印度的条约里,就是中国和印度在1954年时签订了一个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这时把五项原则写进了这个协定的序言。这就是为什幺有这幺一种说法,就是周恩来和尼赫鲁共同提出五项原则的。

8年以后1962年,共同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这两个国家,爆发了边界战争。我们今天不谈这个战争谁是谁非,边境冲突是有很多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也有很多政治经济各方面的原因。我们大家所能够确认的一个事实,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两个共同倡导国,爆发了边境战争。这是一个事实,没有人能否定这一点。也就是说,这五项原则在倡导国都没有办法来实行,所以它在国际上是没有影响力的。

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它造成的问题实际上比解决了的问题要多的多。中印战争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因为它的爆发是和边境冲突有关的。而边界问题,是由于中方在取得胜利的时候突然撤退,因此领土问题没有在这次战争中解决。中国打胜了这一仗,但是却失去了所有的东西;而印度虽然打败了这一仗,但是却得到了所有东西,包括国际舆论。关于这点我在出国以前是不知道的,出国以后才知道,在1962年中印战争当中,国际的舆论和国际的同情都在印度这一方。尽管在边境冲突开始的时候,印度方面有很多挑衅性的、侵犯性的行为,但是它却获得国际舆论的支持。

边界问题没有解决,结果又引起新的问题:打胜和打败的两方,都为这场战争不服气。中国的军方是认为打了以后当时撤退,没有得到这块土地。而这块土地呢,现在还在印度手里,所以仍然想收服这块土地。到了1989年、90年的时候,军方非常想打一仗,把这个藏南,因为这里分东段和西段两部分;东段这部分就是划了麦克马洪线的这一段,仍然想收服这块土地。在90年的时候,曾经三总部和成都军区的人都组织了人到前线去视察,进行了评估以后呢,觉得当时不管是国内建设的需要,还是双方的军力,还有就是装备、后勤各方面的考虑,可能认为那个时候不合适打这一仗。所以后来没有打,这是中方。

那幺印度这一方,因为打败了,所以一直把这件事情认为是印度军队的奇耻大辱。在62年的战争以后,就一直在准备报这一箭之仇。所以双方的军方都一直准备作战,耿耿于怀于1962年的这场边境冲突。只是由于政治方面的考虑,双方政治领袖的考虑和双方的国情的考虑,这个战争没有打起来。但是呢,这个边境冲突并没有解决。

另一方面呢,就是在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后不久,中共就开始在东南亚国家进行代理人战争。也就是说,利用当地的共产党游击队,进行推翻当地政府的武装斗争。这个在60年代、70年代达到高峰,这个实际上是中共对自己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最大的讽刺。

从另外一方面看,印度则是不结盟运动的发起人。尼赫鲁是在1954年首次使用“不结盟”这个词,正好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第一次在中印的条约里面,使用是同一个时间。同样在1955年的万隆会议呢,被认为是“不结盟运动”的里程碑。1956年由印度的尼赫鲁、埃及的纳赛尔和南斯拉夫的铁托,在南斯拉夫举行会议。他们发表了一个宣言,就是反对把世界分成强有力的国家集团,所以这个不结盟运动就是说不和任何一个国家结成同盟。

为什幺中国没有加入不结盟国家呢,是因为中国当时和苏联有个中苏友好条约。实际上这种这个友好条约是一个结盟的,也就是说当双方有一个国家被攻击以后,另一个国家要支援,而且中国和很多社会主义国家有类似的协定或者条约。中共也并不打算拒绝使用武力来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包括朝鲜战争时期,出兵朝鲜帮助北韩,这就是一次同盟的军事行动,这是违反不结盟运动的原则的。另外在匈牙利事件的时候,中共竭力的主张当时的苏联出兵匈牙利进行镇压。所以它是强调武力干涉,而且在结盟的盟邦内部实行武装干涉。这就是后来的“勃列日涅夫主义”。但是这个勃列日涅夫主义,在很早的时候就由中共竭力推销了。所以它不属于不结盟运动。

“不结盟运动”它最后拥有了118个成员,当然它是一个比较松散的国际组织,但是它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要远远超过所谓“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她成立于冷战时期,就是不和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任何一个结盟,这它的主要的外交政策,它奉行的是独立自主。联合国有2/3的会员是不结盟运动的成员国。当然这方面可以谈的东西很多,我们不可能把每一件事情都去谈一下。

值得谈的这一件事情是最近发生的:达赖喇嘛到印度实际占领区的藏南地区进行访问,引起了中共方面的强烈反弹。那幺这件事情我们值得讨论一下,这有几个方面可以讨论:第一、就是关于达赖喇嘛在日本演讲当中,是否提到藏南地区在历史上归属印度的问题。

这个消息是印度和中国的部分媒体报导的,说是达赖喇嘛在东京外国记者俱乐部演讲的时候,说他预定前往访问的藏南地区,(注:现在是被印度占领的,在印度叫做阿鲁那恰尔邦)说他说了这个“阿鲁那恰尔邦大部分地区战前属于印度”。但这个事情,法广的中文部驻日本的特约记者就去求证当天出席记者会的外国记者,而且重新听了录音;听录音的结果,证实达赖喇嘛当天没有说过这个话。他只是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叙述了这个地区存在的争端。他只是强调他“对这个地区存有深厚的感情”,但他并没有说属于印度。

中国当时有两名新华社记者在场,如果中国方面的报导有失误的话,应该是属于故意失误。因为中国新华社记者派驻国外不可能不懂英文,所以如果报导错误的话,应该是故意的。那幺印度方面,也有误报,对这件事情。当然我们可以考虑印度对这件事情的误报,是更有其动机所在。中共方面,新华社的误报也有动机;我认为印度方面的误报的动机,是想强调印度对那块土地也有历史的渊源,而且呢历史上也有控制权。而这个新华社的报导,无非是想挑动国内的民族情绪,来把矛头指向达赖喇嘛;这个可能性是更大的,因为它并不把矛头对准印度。

事实上达赖喇嘛表达他对这个地区存有深厚的感情是非常能够理解的,因为这块地区原来是属于西藏管辖,那个地区的居民,在印度对那个地区大举移民之前是藏民。我们都在讲这个西藏是一个森林资源非常丰富的地区,但实际上西藏地区最丰富的森林资源,就在这个被印度占领的藏南地区。而不是在其他的高原地区,这是第一部分。所以这个甚至都不是误传而是蓄意制造的谎言。

那幺第二值得谈的是,中国外交部对这件事情的反应。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3日的时候回答记者提问,他提到说是“中方对达赖窜访中印边界东段这一区的消息表示严重关切”。他说什幺呢,他说“达赖的这一举动进一步暴露了达赖集团反华分裂的本质”。他说“中方对中印边界东段争议区的立场是一贯的,坚决反对达赖窜访中印边界东段地区”。窜访在我的印象当中在以前是没有这个词的,中共它不断的创造一些新名词,这个窜访就是其中一个。大概意思我猜啊,就是流窜访问的意思。

中共在统治中国大陆以后,用了各种方式摧毁中国的传统文化,摧毁中国的传统文明。而不断的用各种方式来污染中国的文字,这就是一个证明。像这种在外交部的发言人的讲话当中,在中央一级的喉舌媒体当中,去制造这种很低级的语言来对其他人进行人身攻击;这种行为只有中共能够干得出来。

另外这个问题它的表达方式我确实不能够理解,所谓反华分裂的本质怎幺会通过去访问藏南的达旺地区会暴露出来。这是一种什幺逻辑,我怎幺也想不通。这个马朝旭他就说了这幺一句话,说“达赖喇嘛经常从事破坏中国同其他国家的关系的事情。他本身就是民族分裂主义份子,相信他破坏中国同有关国家关系的图谋不会得逞”。

他没有说哪个国家,但是显然在这里有关国家是印度。那幺这个就非常奇怪了。首先就是达赖喇嘛是哪个国家的人?按照中国的国籍法,任何人出生在中国的境内,就拥有中国国籍。而任何政党、任何政府,在国籍法里面,它是不能取消任何人的国籍的,那个是天赋人权。生下来在哪个国家,就是哪个国家的国民,没有任何人能够取消他的,除非加入其他的国籍或者是申请退出。因为中共它不承认双重国籍,还有呢你定居国外你可以申请退出,那是自愿要求退出,而不是说有人可以强迫你退出。按照这个出生地的原则的话,西藏在中国的境内,那应该达赖喇嘛算中国人,不过因为中共它历来随便取消别人的护照或者禁止别人回国,所以相信达赖喇嘛可能不会有中国的护照,因为这幺多原来在中国就有的护照,出了国以后也没有加入别的国籍的人,都被取消了中国的护照,也不让延续,这也就是中国的特色了。护照本来是一个人的身份证明,现在中共却把护照当作一个要胁别人、强迫别人就范的一个工具了。所以相信达赖喇嘛没有中国护照这也不奇怪。如果按照拥有的护照来看的话,达赖喇嘛应该只能算是世界公民了,不过这不是达赖喇嘛本人的选择,是中共强迫他成为世界公民的。

当然作为藏传佛教的活佛叫他精神领袖,就是宗教的精神领袖,这个全世界都不会有不同意见的。那幺如果是一个中国人,他去访问一个被邻国占领的土地,这怎幺叫分裂?作为中国人、作为中国的政府来说,应该为他这个行为大张旗鼓的叫好,这才是对的。

如果说他是一个世界公民,那幺他到什幺地方去访问关中共什幺事情?如果他作为一个精神领袖,那幺他去访问全世界任何地方的藏传佛教的寺院,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达赖喇嘛这次去主要是访问那里的藏传佛教的寺院,就像美国如果有一个藏传佛教的寺院,达赖喇嘛去访问了应该算什幺罪?如果说他到北京去了访问雍和宫,那又算什幺分裂吗?实在是想不通中共是一个什幺逻辑来说他去访问藏南地区算是分裂的。因为达赖喇嘛承认在一个中国的框架当中寻求自治,这个本来和中共所坚持的没有冲突,所以不管是大藏区也好、小藏区也好,在本质上都没有区别,都是在中国框架内的自治。如果说能够把藏南达旺地区,就是现在被印度占领的地区也包括进去的话,那不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吗?中共为什幺要为这个事情生气呢?是不是说只要是达赖喇嘛做的事情,即使是对中国的统一、对反分裂有利也是要反对,就是为了反对达赖喇嘛而反对达赖喇嘛。

藏南地区原来属于藏区,现在被印度占领了,相比较而言的话,一个是占领了中国一大片土地,另外一个是这块土地原本居民的精神领袖去访问那里的寺院,请问这两个行动,那一个危害到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个我相信不需要很高的智力,谁都应该看的很明白的。而外交部发言人居然在这里说是达赖喇嘛图谋破坏同有关国家的关系。显然和有关国家的关系,也就是中印关系。那幺好,显然中共并没有把印度占领中国这幺多土地领土当回事情,既然不当回事,那幺谁去访问又有什幺关系呢?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是冲着达赖喇嘛发火,原本并不是为了藏南那块土地、那块领土,而是破坏了和占领那块领土的那个国家,也就是印度,朝着健康稳定的方向发展的关系。达赖喇嘛访问藏南原来属于中国的那块土地,之所以引起中共的愤怒,是因为达赖访问那里破坏了中国和印度的关系,而不是说发火是因为印度占了那块土地。如果说是因为领土主权的问题的话,那中共应该针对印度去发火,而不是针对达赖喇嘛去发火,因为达赖喇嘛没有让印度去占那块土地,所以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看出来非常清楚的是究竟谁在卖国。

谈到国籍和居住权的问题,我想起来最近上海的冯正虎在日本八次闯关回国都失败,然后现在滞留在日本机场的这件事情;另外上海作家小乔,在瑞典进行访问研究以后经过香港回国,在香港被禁止回国。因为她家在上海,居然就被禁止回家,所以无可奈何,因为香港没有她的家,她也没法在那里生存,所以只能返回瑞典。我们只讲今年的事情。就说今年中国的作家廖亦武要出国,应邀参加法兰克福书展,结果又被阻止出国。本来公民出国的权利和回国的权利,只要是有邀请单位,只要他是要回家,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的。这种回国权是一个最基本的人权,是一个不受国家政权控制的一种人权。

结果中共它能够把人阻止在外、或者是不让人出国作为一种权力来行使了,本来这不是它的权力,让人有一种“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感觉。看上去中共正在急急忙忙在行使这个权力,担心的是这个权力没有几天可用的了。从这一点来看的话,我倒是相信中共的领导人和各级官员,他们也都相信中共没有几天了,所以要赶紧把这个权力行使一下。好,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