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跑15小时 血汗记者吶喊:赖香伶救我!

每天跑15小时 血汗记者吶喊:赖香伶救我!

媒体工作者劳动权益小组今(13)天公布一份去年底9合1大选前跑选举新闻的记者劳动情形调查,有7成记者每天工时达13小时以上,几乎所有人加班都没有加班费。当时还有记者一天工作15小时,最多一天发16则稿子,严重过劳情形让他们大喊「赖香伶(台北市劳动局长)局长,请救救我!」

媒体工作者劳动权益小组今天公布一项调查,调查50名採访去年底9合1选举新闻的记者,在选前1个月的劳动情形。结果发现记者单日最长工时平均为14.38小时,其中有37位(74%)记者表示,单日最长工时达13小时以上,已违反劳基法单日加班不得超过4小时的规定。同时,98%的受访者表示,如果上班超过8小时,没有加班费。

调查显示,42位(84%)记者在选前都曾停休或被迫停休,并有高达36位(72%)记者连续上班7天,没有休假,此情形显然也已经违反劳基法规定(每7日应有1日为休假日)。甚至,还有记者回答,他曾连续上班28天近1个月。稿量(包含即时新闻)的部份,单日最多平均数为6.64则,其中最多的为16则。

面对血汗的劳动环境,媒体工作者劳动权益小组呼吁,各媒体业者、政府应正视记者的劳动状态,有好的劳动条件,才能产出好的新闻品质。

1位主跑选举的平面记者小梅表示,她跑选举时,常常没有人可以代班,每天工时平均就有13到15小时,每天张开眼睛就是在工作。选前她连续上班10几天没有休息,白天在外面跑新闻,晚上回家还要留稿、听电视专访,就算积了很多假,却根本没时间也无法休,因为人力根本不够。

小梅说,选举忙的时候,一整天都没空吃饭,是相当正常的,加上候选人的个人因素,若没有注意到媒体的用餐情况,常常候选人自己吃饱了,「记者们却连一颗地瓜都吃不到」。

而工作上常有即时新闻的压力,小梅说,长官很爱拿别家媒体的新闻打电话来问「为什幺别家都写了,我们家连个屁都没有?」导致她常常处于要写稿,又要赶候选人行程的两难。

此外,小梅说,自从出现Line通讯软体后,长官的Line只要超过1分钟已读不回、未读情形,就会立刻接到长官的电话,出稿压力非常大。对于种种劳动情形,她只想喊「赖香伶局长,请救救我!」

另外1位跑候选人的平面记者也带着帽子低调现身说法,他说选举时的记者非常血汗,根本是「非法责任制」,不管脸书、批踼踢(PTT)、政论节目等所有跟该候选人有关的讯息都要随时掌握,每天的工时长达12小时,选前禁修,曾15天连续上班没休假。他还说,有同事为了怕漏消息,连休假的时候,也会跑到竞选总部问新闻,「精神上是没有休假」。

他也说,长官会常常催稿,有时候一天就发10几条稿子,常不知道为何而写,「大家真的想看这些东西吗?」被问到会不会继续当记者?他先是长叹一口气,然后说「我没有其他专长了,请赖香伶救救我吧!」

工殇协会专员利梅菊表示,过去工商协会曾要求劳委会(现为劳动部)将「过劳」纳为职业病,但遗憾还没有。目前要认定过劳,必须要有「打卡纪录」,但实际上记者出勤都有时间压力,根本没时间打卡,她表示,长官在脸书或line交派任务的时间或就医纪录,都可以作为认定。

利梅菊表示,记者会过劳应该是人力不足,僱主应该补足人力让记者可以轮班。另外,若因压力太大导致忧郁症,也可申请职业病。而赖香伶昨天和多个媒体工会代表见面,并表示将在3月份中旬针对媒体业展开首波劳检,利梅菊也对此表示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