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世杰:宁埔有多远? 我在山边海角的亲眼所见

曾世杰:宁埔有多远? 我在山边海角的亲眼所见 资源少,加上少子化使得就学学童越来越少,台东县宁埔国小等多个偏乡小学面临併校、废校危机,宁埔国小的学童大多是阿美族原住民,未来如果併校或废校,小朋友的就学将更加困难。记者胡经周/摄影

联晚记者王彩鹂和她的同仁,最近对偏乡的教育做了一系列的报导,她居然去了台东的宁埔。(「台东土很黏 萧再发14年来盯课顾健康」)

我翻找了旧档案,找到10年前做注音补救教学时,自己在参与伙伴间的电子报中写的短文--宁埔有多远。

那个电子报,我给它取名MIM蜂。

MIM是Mission Impossible。蜂是一个希望的表徵,它努力,它合作,而且它胖得看起来是不能飞的。但它不管,就是能振翼,起飞。

宁埔有多远?(2005/03/20/台东MIM蜂电子快报第5期/台东大学&台东县教育局发行)

3/18驱车从海岸线北上,过小野柳、杉原、都兰、都历、成功。有锋面造访,天是灰的,海水墨蓝;几阵大风让车行不稳,椰树摇晃而海浪发怒,不见出海的渔船。过了三仙台12公里,正怀疑是否走错路时,宁埔到了。正好用了80分钟。一对对明亮的大眼睛和清脆的「来宾好」等着我们。

韩妹静老师的班级经营极好,不必骂人瞪眼,儿童都能自己努力。班上有位十分困难的帅哥,第一课和第二课的课文已经被扯下放在一旁,极难专注,无法指读。我坐在他旁边,看到他右手臂上有长串水渍的反光,仔细看,才知道那是鼻涕。但韩老师仍然给他许多关注与表现机会。杨川德师主任兼助教,协助他和另一位总是在生气的女生,想必伤透脑筋。

回台东路上,想到马兰国小马玉芬老师,行政工作外,一週还有二十几堂课,还有补救教学。想到卑南、复兴国小人数多,学生能力差,人力左支右绌的窘迫。想到最近助教们写的札记中,他们这学期丰富的学习和感动,他们对老师专业和使命感的敬佩与感激。

英谚:「一盎斯的行动,胜过一吨的理论。」是呀,我常想,教育部几年的教育改革、意识型态、白皮书,哪里胜得过我亲眼所见,在山边海角,面对弱势孩子,永不放弃的国小老师?

(本文经作者同意转载自脸书)